纪念我那已在天堂的妹妹

此时此刻,我正在市二院里写着文字,我不知道这个医院的太平间在哪儿,但是想起了前不久我那去世了的妹妹。

妹妹与June的中文音同,不是我的亲妹妹,只是在上学的时候认识的一个好女生。她爸爸是学医的,所以她很会照顾人,人也很温柔,很善良。那时候,每天中午睡午觉,她都会主动给我一床被子给我盖好,每次我有任何健康方面的问题都会问她。我也会经常给她买糖葫芦,给她买好吃的,我知道这不是爱情,就像哥哥与妹妹的感情一样,所以,自然而然我们就成了兄妹了。高中的时候,我们很幸运能在同一所学校,虽然没有在同一个班级,但是,那三年,我们依然在一起照顾对方。那时候,我谈恋爱了,不知道她有没有,但是她总是会说班上有人在追求她,我好担心,担心我这么善良的妹妹会被其他男人骗,担心她不会处理感情中遇到的事。虽然那时候我也不太懂怎么谈恋爱,但身为哥哥的我自然有强烈的保护欲望。我们还认识了一些对方的朋友,那时候真的好开心,那时候周末放半天出去和女朋友买奶茶也会单独给她带一杯。

可是后来,毕业了。毕业以后,我就很少和他们联系了,可能,更多的,是我变了。我不知道她在哪里上学,不知道她有没有找到男朋友,连她在哪儿都不知道。只是在后来的几次电话中得知她已经找到男朋友了,并且,男朋友的老家在东北,几千公里呀。我不知道她那些日子都经历了什么,我不知道为什么她那固执的爸爸会让她一个人嫁到那么遥远的地方,只知道后来的后来,她突然结婚了,她说是“奉子成婚”。我由衷地祝福她,只是在心里却很难受。一个人在那么远的地方,如果娘家人对她不好,可怎么办呀。我没有说出来,只是叫她多看看书,因为我知道,无论一个人在什么困境,只要还会看书,至少心里面会知道什么叫做甜。再后来,只是听她说她生了一个女孩子,然后过了不到一年居然又怀孕了。她说通常是她一个人在家里,老公在外面打工,娘家人在不多远,只是没有过来照顾她。再后来,就是听到她的死讯了。那之前她还发了说说,心情不错,应该是刚生了第二个孩子。据说是在散步的时候失足掉下去的,也有人说是娘家人看她生了两个女孩而不是男孩而产后抑郁的,甚至有人说是谋杀。至于到底什么是真想,我已经不想去深究了。我的妹妹已经走了,再多的真想也换不来她的重生,只希望,那么善良的她,现在已经到了天堂,静静地看着我们,祝福着我们。

我觉得我十分对不起我的妹妹,在那边她一个人的时候,我没有经常去陪她,她只能靠和远在故乡的父亲通通电话,而我,作为一个同龄人,却没有给她带来任何的安慰。这是我一个哥哥的失职。大概有两次吧,她回到家乡,我都说要去看她,但是因为这样或那样的事情,最后都拖到她的再次离开。那几晚,我挨着给我的姐姐妹妹以及那些曾经说过“下次见面一起吃个饭”的朋友都问候了一遍,还好,他们在电话或者QQ里,心情仿佛都还不错。我不希望还会有人从我身边离开,但,哪怕是离开,我也希望能看到它们现在是快快乐乐的。

妹妹,哥哥不知道几十年后还会不会记起你,希望你不要把我怪罪。再见了,妹妹。我已经好几年没吃糖葫芦了,以后可能也不会吃了,我好想下一串糖葫芦,依然是买给你的。

haofly wechat
欢迎您扫一扫上面的微信公众号,订阅我的博客!
坚持原创技术分享,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